吉林省蚕业科学研究院

   热线电话 
0432-64811500


向生物时代转变
来源:科技日报

“如果说上世纪的全球发展是工业化进程时代,那么21世纪的世界进步应该是向生物时代转变。”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新闻发言人尼克·纳托尔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我们的自然资产有限且正在逐步减少,投资生物多样性及自然资源并对其进行可持续管理、保护,是对人类共有资产的关爱,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这将是其经济发展的最好投资项目。”纳托尔说。
  纳托尔指出,为响应2011年联合国国际森林年,今年的“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主题为“森林生物多样性”。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发布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经济学”研究报告显示,全球每年因森林退化及其他自然资源破坏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达4.5万亿美元,每年全球森林退化面积约为1300万公顷,“森林已成为世界上受破坏最严重、生存状态最岌岌可危的自然资源,而森林对于人类的价值无法估量”。
  纳托尔表示,有统计显示,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6亿人口和数百万野生动物的生存依赖森林,超过80%的陆栖生物以森林为主要栖息地,每年全世界林产品贸易总额已达近3300亿美元,但森林对于生命的重要性和森林的受保护程度长期以来存在巨大反差。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森林都是21世纪实现低碳、高效绿色经济的中坚力量。”纳托尔说。他以东非最大原始森林之一的肯尼亚马乌森林举例说,据估算,马乌森林的综合经济效益每年可达15亿美元,马乌森林还是当地和肯尼亚的邻国——苏丹、乌干达水源的重要保障,数百万人依靠12条来自该森林所处山区的河流维持生计,这些河流是茶叶种植、畜牧和能源工业的主要用水来源,“这其中还包括肯尼亚著名野生动物保护区马赛马拉的主要水源”。
  纳托尔强调,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要在生态系统中形成不同的保护区块,对资源进行分门别类和有针对性的保护。他说,迄今人类的相关科研水平还无法预计一旦生态系统“整体垮塌”会导致多少物种消失,“今天,我们对生态系统开始进行评估和检测需要凝聚各国的智慧和力量,借助全球的力量应对人类面临的自然挑战”。
  他同时指出,丰富的生物资源并非遥不可及的“奢侈品”,“相反,它们实际上是欠发达国家的财富”,大多数非洲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是旅游业,而旅游业恰恰依赖于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有统计显示,自然资源及生物多样性相关产业可产生的经济效益目前已占部分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80%至90%。
  纳托尔说,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应由此更清晰地认识到采取行动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不仅对减缓全球气候变暖具有重要作用,同时也符合各国的共同利益。保护生物多样性不仅是在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积累资产,同时也将帮助人类从丰富的生物资源中汲取灵感,创造全新的医疗乃至能源产品,为全球应对环境及气候挑战开拓思路。
  纳托尔表示,中国作为主要发展中国家之一,一直与世界各国在保护生物多样性进程中并肩作战,其贡献十分关键,中国发起的大规模植树活动为亚洲地区森林覆盖比例实现净增长做出了主要贡献。
  纳托尔最后表示,去年10月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次缔约方会议公布了新的行动计划,各国必将为落实该计划加倍努力。“如果全球近70亿人每人都能种下一棵树,这将不仅有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地球的天然之美,而且也是对全人类经济和共同未来的一笔投资”。